●只涨烟税不涨烟价,税价不联动,烟税的变化并没有传递给消费终端,影响不到烟民消费,这相当于保护了烟草行业生命线,使以税控烟沦为“空心汤圆”

  今年5月31日是第二十七个世界无烟日,主题是“提高烟草税”。以税控烟,就是通过加税推高烟草价格,从而抑制烟民消费。

  据世界银行估计,烟草制品零售价格每提高10%,高收入国家的烟草消费量就会减少4%,中低收入国家会减少大约8%。从1979年到1991年,加拿大卷烟的实际价格从2.09美元提高到5.42美元,青少年吸烟率从42%下降到16%。但随后降低卷烟税,青少年吸烟率出现15年来的首次上升。加拿大随即调高了烟税,青少年吸烟率才又降低。

  以税控烟在我国难以奏效,根子在于烟税烟价不联动。2009年5月,我国甲类卷烟的从价税税率由原来的45%调整为56%,乙类卷烟由30%调整到36%,远低于国际上65%—70%卷烟平均税率。只涨烟税不涨烟价,烟税烟价不联动,烟税的变化并没有传递给消费终端,影响不到烟民的消费行为,这相当于保护了烟草行业生命线,使以税控烟沦为“空心汤圆”。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称,目前全球每10名死亡者中就有1人是因吸烟导致疾病而死亡,平均每6秒钟就有1人因吸烟致病死亡。低廉的烟草价格,让广大烟民抽得上烟、抽得起烟,这无疑是“致命诱惑”。对税收价位比较敏感的人群有两类,即收入比较低的人群和青少年群体。面对攀升的烟价,收入水平不高的烟民可能忍痛割爱。实施以税控烟,目的是掐掉“致命诱惑”。令人不解的是,烟草公司曾多次申请财政补贴已经亏本生产的低价烟,美其名曰“让穷人吸得起烟”。补贴低价烟生产,通过政策性补贴稳固卷烟价格,导致烟草税的作用被消解,控烟的经济杠杆难以发挥作用,以税控烟形同虚设。因此,取消低价烟补贴,变补贴吸烟为帮助戒烟,才能有效减少烟草危害。

  以税控烟难以落地,与公款烟草消费密切相关。吸烟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即便烟变贵了,抽烟的人也不会少。所以,不禁止公款消费卷烟,以税控烟就是一句“空谈”。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各级党政机关公务活动中严禁吸烟,严禁使用或变相使用公款支付烟草消费开支。”今后,让“瘾君子”自己花钱去买烟,烟草消费自然减少。

  以税控烟执行不力,与地方政府“烟叶财政”依赖不无关系。目前,烟草税收在一些地方占据相当比重。烟税提高,烟民减少,财政收入减少怎么办?因此,烟叶的种植面积有增无减,中国烟草种植面积、卷烟生产量、烟民数量等一直稳居世界第一。签署《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10年间,中国卷烟生产量从占世界产量的1/3跃升为占据半壁江山。其实,推行以税控烟,财政收入不是少了,而是多了。在美国,烟草税从39美分提高到了1.01美元,增加300多亿美元财政收入。专家测算,如果我国将烟草税率中的从量消费税从目前每包卷烟6分钱增加到1元钱,吸烟者人数将减少1370万人,政府税收将增加649亿元。

  以税控烟单纯靠加税是不够的,还要把增加的烟税用于控烟,这样就会事半功倍。控烟涉及经济、文化、法律等多个领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迎来“无烟中国”。

  中兴领袖习李克强硬措施见成效国务院组织百人督察三胞胎大熊猫让公众号有公信袁家军任浙江副省长奥迪承认垄断愿受罚花露水获封保密神器北京现天体浴场陈良宇旧部被捕罗宾·威廉姆斯自杀新疆发生狼袭人事件习 一带一路李克强 转型升级中日外长非正式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