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下午,记者来到安徽合肥长江路批发市场,近段时间以来市场上经营炒货的两条街异常忙碌。在一家经营全品类坚果炒货的商铺,门口和店内堆满了瓜子等各类坚果。

  根据京东的数据,坚果炒货下单金额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混合干果、夏威夷果和开心果。

  其中,开心果因为名字听起来喜庆,成为年货中的主力。春节临近,开心果的价格也比往年有上涨。目前市场上的各种开心果主要依靠进口,大多来自产自美国,还有伊朗、土耳其等国家。

  一斤开心果脱壳后,品质高的开心果仁会达到6两以上。k66美国的开心果出仁率高,更饱满,因而价格会贵一些,最贵的批发价可以达到90元一公斤,而伊朗的批发价为80元左右一公斤。

  小指甲片大小的一颗松子,在第二届进博会上签成了3亿元大单。未来两三年, 巴基斯坦最大松子采购和加工企业将为中国零食企业提供高等级原料。大额采购的背后,体现了中国消费者对高端零食的需求大幅增长。

  这些松子来自吉林梅河口这座北方小城。世界果仁看中国,中国果仁看梅河口。来自长白山、小兴安岭以及俄罗斯、朝鲜、巴基斯坦等全球各地的松子都会到梅河口进行交易、加工,那里也是“亚洲最大的果仁加工集散地”。

  进口的巴西松子价格也达到185一斤,除此之外,像开心果、巴旦木、碧根果,夏威夷果等进口坚果的价格都有所上涨。比如这种普通的碧根果批发价在65元一公斤,品质最好的价格达到86元一公斤,比往年高15%左右。

  近两年核桃价格基本平稳,但是今年的核桃格外便宜。目前市场上的核桃主要以国产为主,云南的核桃出仁率高。除了核桃,今年安徽为主产区的瓜蒌子还有河北为主产区的小银杏价格都便宜了。

  晚上6点50,在合肥一家坚果企业的门口依旧车进车出,装货卸货,一派繁忙景象,工人们都在加班加点备战春节。

  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正是他们一年里最忙的时候,过年前的坚果销售几乎占到企业全年坚果销售的40%。

  在这个分装车间里,工人们正在分装一批巴旦木。袋装的坚果要求重量准确,瓜子因为每一颗比较轻,可以用自动化分装。

  而像巴旦木这种大颗粒坚果,目前还需要依靠人工分拣才能降低误差。连夜分装好的坚果,等到第二天早晨会被转到下一个车间,再次进行礼盒包装。

  以前过年,主要是瓜子花生一些简单的炒货,品种比较单一。而从2012年开始,各类坚果消费增长特别明显,像碧根果,巴旦木,开心果,榛子等等,有上百种之多。在线上的销售都是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增长。

  在另外一家企业的冷库里,记者看到了一箱箱最新从国外进口来的各种坚果原料。坚果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为了保持口感,保鲜技术是非常重要的。如今我国已经完全具备保鲜锁质的技术,并且在国际上都处于领先水平。这个冷库目前储存了200吨坚果原料,它们来自世界各地。

  除了进口坚果,这里储存的核桃基本是国产的,比如来自山西汾阳市、陕西商洛市。目前市场上我们吃的核桃、瓜子,花生以及部分松子主要是中国生产,而其他坚果种类主要依靠全球采购,像巴旦木、夏威夷果、碧根果、开心果等,基本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原料。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像巴旦木、夏威夷果、碧根果、开心果都是长在树上的。

  与传统的瓜子生产不同,在透明工厂的车间里,整条生产线上,记者没有见到一粒瓜子。这里的瓜子一笼的进入到煮锅里,煮40分钟左右。随后,就进入到烘干、包装等环节。

  过去,用传统方式生产瓜子,这样一条生产线多箱的瓜子。在自动化的生产线上除了这种巨型手臂,还有小巧的蜘蛛手来帮忙将产品装箱,任何一袋子瓜子都逃不过飞速工作的蜘蛛手。

  晚上7点,仓库门口堆满了白天生产出来的坚果,等待入库。这里的工人告诉我们,过年前一个半月左右就开始忙,有时候要加班到凌晨3、4点,才能将白天生产的坚果全部入库,每天的订单也要从这里发货。

  老韩在外做炒货生意几十年,如今和妻子一起回到家乡,老韩说,现在炒瓜子效率也提高了,一天可以出几千斤瓜子,从原来燃煤用一口大锅炒,后来发展到燃气机器,到现在用电炒货机,不仅可以自己自炒自卖,还能帮附近的工厂来生产。

  因为原料的大小含水量都不同,每换一批原料,炒第一锅的时候,韩大哥要格外注意瓜子的炒制的熟度,因为要根据第一锅的炒制时间要设置机器每一锅的出炉时间,在炒制过程中也要随时观察控制火候。

  拼多多数据显示,平台坚果类销量2019年比2018年增长92%,葵花籽无疑是最受喜爱的坚果之一,2019年,葵花籽客单价同比增长25%。

  浙江临安的山核桃、香榧、银杏等自然资源历来丰富,相关坚果炒货企业有380多家,从山核桃到碧根果、巴旦木、腰果等20余种坚果构成了临安的“炒货走廊”。

  临安当地有一俗语叫:白露到,竹竿敲,家家户户打核桃。9月白露之后是山核桃的采摘季节。对于临安人来说,这是一个比春节还要重要的日子,隆重且热闹。但是要把临安山核桃从树枝上送到吃货们的手边,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在临安白牛村里,记者在看到农户们正在自家门口进行山核桃的粗加工。山核桃经过分选大小后,就被倒进水里。山核桃一入水就会飘在水面上,农户们就熟练进行挑选。

  “我们内行把这个叫嘴巴,这个叫尾巴,尾巴朝上不太好的,外行人一看全都是山核桃,完全分不清什么是好的。超出水面高,说明比较轻。水面一样平,越饱满,壳特别薄。”

  原来像这种尾巴朝上要被挑选出来,飘出水面高的也要被挑选出来,剩下的就是品质合格的原材料了。

  今年一斤加工好的带壳山核桃卖到55元左右,比去年要便宜5元左右。但是随着消费升级,这种脱壳的山核桃最受消费者欢迎,一斤可以卖到500元的高价。

  当地的核桃作坊近两年就在苦心钻研山核桃取整仁的工艺。消费者都知道,自己敲山核桃,基本上仁就碎了,这种这么小的山核桃要保持果仁完整,要怎么才能取出来呢?

  原来取整仁的山核桃需要手工一颗一颗来取。先将生核桃放在这种带有凹槽的工具上,再用一种专门带凹槽的铁锤去敲击核桃,这样核桃壳就会均匀受力,表面的壳就会碎得比较均匀。

  随后再经过一系列入味加工,包装后就成为深受吃货们欢迎的一颗一颗小核桃仁了。

  近几年,自从有了线上销售,临安的山核桃也成了当地的摇钱树,临安的山核桃也被卖到全国各地。白牛村是当地有名的淘宝村。

  全村500多户村民中,有68户村民在网上销售山核桃。每个网店都需要不少客服人员,包装工等,消化了当地的剩余劳动力,让许多村民不再外出打工。

  播出通知1月6日19:28央视财经频道CCTV2《消费主张》播出《节前年货大作战:坚果开运》,次日16:29重播,敬请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