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六旬的葫芦岛退休干部老纪一家自从住进二楼后,三个女儿莫名其妙地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老纪四方查找,认为住宅楼前的几条6.6万伏高压输电线发出的电磁污染是“元凶”,于是他在去年3月将供电部门和房管部门锦西化工研究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他一家的经济和精神损失。

  昨日法院开庭当天,老纪一家5口人在法庭上公开要求2被告赔偿各项经济损失560万元。据悉,这起环境污染赔偿案,不仅是葫芦岛历史上、也是我省乃至全国索赔数额最高的一起环境污染人身伤害索赔案,而老纪一家的索赔案也成为了全国状告电磁污染第一案。

  1986年,老纪和妻子及3个女儿一家5口人从锦西化工研究院丙字楼搬到丁二楼的二楼四号。1991年初,20岁的大女儿先是出现了精神不正常状态,经过医院诊断,被确诊为精神病;2年后,19岁的二女儿也出现了精神病症状;再过3年,年仅16岁的三女儿也患上了精神病。老纪夫妇祖宗三代都没有精神病史,遗传因素完全可以排除。

  从1988年到现在的16年时间里,老纪夫妇不仅承受着3个女儿患病所带来的精神痛苦,也花去了10万余元钱。女儿发病后,他开始寻找病因,多次给国家、nba直播,省环保局写信,要求实地检测,同时又四处收集资料。在这期间,老纪夫妇又先后患上了神经衰弱等多种病症。后来老纪看到了高压线可造成电磁污染的报道,于是他想到了自家窗外的高压线米,孩子的病一定与电磁波污染有关。因此老纪一怒之下将锦西化工研究院和连山供电局告上法庭。

  本案中由于被告之一的连山供电局不是法人单位,不能对外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因此法庭当日将连山供电局的上级主管部门——两锦供电局列为本案的被告之一。

  被告锦西化工研究院提供了一份1997年有关此情况的新闻报道,还指出老纪在2000年2月曾给当时国家化工部领导写信,认为原告既然早知道电磁污染造成了孩子的精神病,就应从知道或者是应该知道之日起三年内提起诉讼,但当时没有起诉,到现在案件已经超过了3年诉讼时效期。

  原告及其代理律师认为:被告提出的2份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知道或应该知道原告损害的后果是被告造成的,原告当时只是怀疑,并没有直接证据,必须有确切证据证明才是诉讼时效的开始,因此诉讼时效没有超期。

  法律规定:法庭实行举证责任倒置,作为被告之一的两锦电业局出示了今年4月8日法院委托国家环保总局辐射环境监测技术中心对老纪家进行检测的检测报告,结论为,检测当时,电磁强度没有超过1998年有关部门推荐的标准。但原告代理人认为,这个报告用室外标准来衡量室内电磁指标,缺乏客观性,而且检测报告明确说明只对4月8日检测当时的情况负责,所以这个鉴定不能作为1996年以前10年间老纪所居住的房子电磁指标不超标的证据。

  炸弹袭击约200人伤亡道士去村民家中作法东家突疯反杀道士解放军驻澳部队进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