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连日暗访发现,该厂加工车间内瓜子散落一地,任人践踏,一条狗甚至“当众”在瓜子堆上撒尿,包装车间与废品仓库一墙之隔,臭气互通……

  昨日(2月2日),市工商局根据记者掌握的有力线索发出指令,白云区工商分局随即端掉该窝点。

  1月27日下午3时,白云区均和街石马村均和桥头,一名过桥市民捂鼻而过,“太臭了”。记者看见河涌边堆放了大量生活垃圾和废品,是几间废品收购站,收购站旁是一个红砖砌成的院子,里面共有三排房屋。走到院外,一股浓烈的炒瓜子的“香味”飘出来,与河涌内水的恶臭交织在一起。报料人说,院子内就是黑瓜子加工厂。

  一只大狗蹲在院子门前,见人入内并没有吼叫,只是一路跟在记者身后。几只鸡在院内走来走去,记者看见一只老鼠在墙角出没。院子北侧一间约500平方米的房子是瓜子加工厂,正在煮瓜子。南侧一排房子是10余名工人的宿舍,外面堆放了几十袋无标志物品,工人介绍那是盐,约有5吨。nba直播

  记者漫不经心地问这些盐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欧阳老板称这些都是私盐,便宜,一吨才600多块钱。打个电话就有人马上送来了。

  记者连续多日暗访和调查发现,该厂昼夜不停地开工。欧阳老板称,工人们分三班倒,因为快过年了,生意比较红火,每日产量达到一吨多。

  2月1日下午4时10分,记者进入加工车间,几名面部漆黑的年轻男工正在紧张工作。房外两个炉子烧得很旺,锅内“正在煮香料。”工人说,里面有甘草、八角等。

  一名男工将生瓜子倒在一台鼓风机上面,并解释说,这是在选瓜子,是烤瓜子的第一道程序。随后他将选好的瓜子倒进两个大槽。另一名工人开始放水,“这是洗瓜子”。工人用小筐装起瓜子往中间的两只大锅里倒,同时加入煮好的香料和盐。煮了约30分钟后,工人将瓜子倒在地上,随后装入隔壁的两台烘干机内;大约又过了30分钟,瓜子就干了,此时再用风筛机吹瓜子。大量的瓜子随意散在地上,工人在上面踩来踩去,饲养的狗和鸡也有时进来“巡视”。突然一条狗抬起后腿拉起尿来,只见尿液哗哗地流在瓜子堆上,渗透下去。记者提醒工人注意,他摇摇头说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眼不见为净”。

  记者发现,加工车间后面还有一排房屋,第一间是生瓜子仓库,只见整袋的瓜子黑压压堆了一片,老板说有15吨多。隔壁是包装纸仓库,里面堆满了纸箱,从“品牌”来看,一类是“南昌市昌东食品厂”生产的恰恰五香瓜子,另一类是“南昌华宝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奶油香瓜子。两类纸箱上的工厂联系电话却是同样的手机号码。工人解释,号码是加工厂两名负责人的。

  包装车间内,2名中年女人坐在两台封口机旁,将一袋袋小包瓜子封口,统一装入大纸箱内,60袋一箱。记者看见已经装满了300多大箱,有“哈哈”五香瓜子,“恰恰”奶油香瓜子,“真味香”奶油瓜子,“顶呱呱”香瓜子,“农夫”香瓜子等七八个品牌。一青年女工对记者说,同一批瓜子可以包装成不同的品牌,这些品牌全是假冒的,都未经注册。

  记者连日来暗访发现,该厂成品瓜子主要销往天平架一间批发市场、南海大沥和清远等地。有时是该加工厂找车自行送货,有时是货主上门取货。欧阳老板说,每小袋瓜子(163克)出厂价0.85至0.95元不等。来取货的老板称零售价至少1.5元。

  记者看见厂房周边拉有红色消防水管,但无法使用。加工车间门前还放有一只落满了灰的空灭火罐。加工厂老板承认,该厂没有办理任何手续,更谈不上消防审批了。

  昨日上午,记者向广州市工商局反映了白云区均和街石马村一作坊涉嫌无证加工瓜子等情况。

  当天中午12时许,记者随白云区工商分局经济检查大队一行驱车前往白云区石马村执法。经查,这家面积近千平方米的厂房确系无牌无证黑作坊。老板欧阳华宝交代,他2003年9月接手做这个生意。厂内10多个工人大多是江西南昌老乡,其中一部分是自己家人和亲戚朋友。执法人员当场查封了212箱成品瓜子和10多吨生瓜子,同时查缴了数吨私盐。按老板的说法,每日产销成品瓜子1吨,约6000袋“名牌”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