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热炒的“第一股” 都是“韭菜收割机”?】“大热大搞,不热少搞”。作为坚定的热股投资散户,张强坚持这句铁律,对 IPO 的新商业企业进行“打新”。而所谓“大热”的股票无疑是那些各领域第一股,2021年有“短视频第一股”快手、共享出行第一股滴滴,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奶茶第一股奈雪的茶、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甚至还有保险科技第一股水滴、“智能按摩第一股”倍轻松。(Tech星球)

  作为坚定的热股投资散户,张强坚持这句铁律,对 IPO 的新商业企业进行“打新”。而所谓“大热”的股票无疑是那些各领域第一股,2021年有“短视频第一股”快手、共享出行第一股滴滴,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奶茶第一股奈雪的茶、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甚至还有保险科技第一股水滴、“智能按摩第一股”倍轻松。

  而头顶第一股光环的新股有多疯狂?快手股价上市首日涨了161%,则在上市首日涨了5倍,玩嘻哈的普普文化上市三天涨了8倍。更夸张的是,在新三板退市时,市值仅有20亿人民币,2年后市值飙升到1000亿。

  第一股的聚光效应,也让资本开始密集寻找各种行业的龙头。接下来即将上市的还有,筷子第一股双枪科技,AI第一股云从科技,以及音乐社区第一股网易云音乐。当然还有情趣用品第一股醉清风。

  但张强最近对各种第一股的投资已经犹豫,“被赤裸裸割了一波,打新意外地亏了不少。”原来,这个一级市场被热炒的项目上市后,当天就破发,绿鞋机制根本没启动保护散户。

  而在很多投资者手中长期持有中的第一股,更是亏在手里。快手已经距离最高点跌去73%,据最高点跌去49%,nba直播雾芯科技据比最高点跌去85%,“第一股”中仅有三四只股票在增长。

  这些2021年上市的各种第一股,用一位投资者的话总结就是:“当初吹得有多高,如今痛得有多深;当初想得有多好,如今悔得有多狠。”

  李雪仍记得第一次打新的兴奋经历,自己第一次投资就是购买了“短视频第一股”快手,也让纯小白的自己大赚了一笔。

  2月5日,快手先于抖音在香港上市。“就觉得短视频第一股肯定不错,但没想到当天就涨了近2倍”。快手IPO前的认购人数,创造了某券商平台的记录,而李雪也幸运地中签1手(100股),在股价300多时候转手卖出,轻松赚一万多元,开开心心回家过年。

  然而疯狂还在继续,10天后,快手股价达到了最高点417元,市值达到了1.738万亿港元,快手市值直接超越了京东、小米和百度。李雪当时觉得自己已经看不懂了,短视频第一股天花板这么高的么。

  快手业务想象力主要是直播电商和互联网广告。在分析师看来,在2020年,快手直播电商GMV达到了3816亿元,而快手的2021年计划GMV为8000亿元,高于eBay2020年的1000亿美元GMV。

  Facebook全球月活数为29亿,快手6月份公布的全球全球月活为10亿。2021年的快手,就是三分之一的Facebook+一个eBay。过于乐观的市场预期,将快手推上了万亿港元的高位。

  前有快手、泡泡玛特、知名企业股的暴涨,也让信心大涨。奈雪的茶创始人彭心在上市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毫不遮掩地表示,企业的目标就是奶茶领域的星巴克。“其实在开店这块,可以是我们非常好的一个参照标的。”

  而截至8月3日,的市值高达1419亿美元,在中国内地就有5000家门店。尽管奈雪的茶上市前仅有562间门店,但也让其坚定“梦想还是要有的”信心,而资本无疑也相信了这个故事。

  在香港IPO股票发行获得432倍超额的火爆认购,奈雪的茶成功在 IPO 净筹资48.4亿港元。或许是由于认购火爆和暗盘一度涨超10%。奈雪将 IPO 发售价厘定为每股19.80港元,位于17.2-19.8港元指导价区间的高端,过高的发行价导致上市即破发。

  而对于“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来说,资本认为其踩中了“年轻群体个性化诉求+消费升级+IP经济驱动”的风口,如果说这种表述难以理解,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的比喻则更加形象,“我常常说也许再给我们五年时间,大家回过头看泡泡玛特,会觉得我们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一家企业。”

  “泡泡玛特只是一家盲盒企业?格局小了,泡泡玛特是潮玩界的。”这正是泡泡玛特想传递给资本市场的信号,市值超3000亿美元的,才是他们的未来故事。

  2021年的新商业市场非常有想象力,贡献了我们多年未曾诞生的星巴克、迪士尼和eBay等企业。而这些第一股的故事,也在启发后来者,抢跑上市+吸引人的故事,才是IPO操作的精髓。

  观察第一股上市后的走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持续稳定增长的剧情,甚至大多数都遭遇了暴跌的情况。

  野村综研的分析师孙晓道向Tech星球表示:“我觉得第一股表现不好,背后是很多经营表现更好的同类股没有上市,或者本身这个赛道前景还不明朗。这样上市的结果,会被投资者觉得有上市套现之疑。那自然就很难被资本所接受。”

  事实也确是如此,奈雪的茶比通赛道的喜茶先上市,彼时喜茶获得了新一轮融资,估值高达600亿元,而且很多投资机构抢投还没有机会。对于奈雪的茶来说,虽然拿到第一股的头衔,但很多投资者认为,“一千多万的利润,怎么撑起300亿的估值?”

  但这一千多万的净利润,也是经调整得来。奈雪的茶如果计算与公司金融负债相关的内容,仍是亏损2亿多。不过,拿到第一股的奈雪的茶,比起仍处在交表倒计时的蜜雪冰城,已经通过IPO获得资本积累,开启大规模开店计划。未来能否依靠数字化运营,实现盈利能力的提升,还是未知。

  众所周知,在所有生鲜电商模式中,社区团购模型被认为能够微盈利,前置仓模式被认为难盈利。作为前置仓第一股,可不想让市场对其失去信心,自然想了很多办法。

  赵辉作为资深股民,也是头一次栽在了的“套路”中。打新中“暗送”新股,还在每日优鲜App中设置充值赠送打新股票的活动,同时烘托认购火热的景象,从而提前结束认购,锁住投资者的资金。上市后旋即破发,有投资者甚至怀疑,是否有人在做局,割投资者的“韭菜”。

  “奈雪,每日优鲜中签都还没卖,基本都是4折了。”赵辉告诉Tech星球,破发后自己就认栽了,被两个第一股套牢也是无奈。而这两个大热的第一股,也是上半年投资者入坑最多的股票之一。

  实际上,资本热捧的第一股,上市前普遍是亏损状态,以前认为是“亏损换增长的逻辑”,现在很多投资者发现不太适用了。

  Tech星球统计,2020年知识付费第一股知乎亏损5.18亿,每日优鲜亏损16.49亿,港股小鹏汽车亏损30亿,奈雪的茶亏损2.02亿,快手经调整后净亏损79.48亿元。商业模式难盈利,VC们已经很难承受这种体量的亏损。

  “仔细看很多公司的财报,就能发现一级市场很难融到资,那只有到二级市场去上市,算是解了资金方面的燃眉之急。”孙晓道告诉Tech星球,很多企业抢夺第一股背后,也是在争取第一股带来的生存机会。

  当年,优酷抢先土豆上市,成为长视频第一股。借助资本市场优酷取得了发展先机,越来越落后的土豆被迫接受了合并的命运。今天,生鲜电商、共享经济、奶茶等仍在泥沼里的行业,也是迫切需要抢跑第一股,吸纳更多的资本力量,将自身发展推入下一阶段。

  2021年5月7日,成为国内首家登陆纽交所的科技平台。虽然强调自身是科技公司,但是“卖保险”确是其主力业务,“保”贡献了主要收入。

  水滴在2020年的保险佣金收入占总收入比重89.1%。为了更多获客,公司营销费用达21.4亿元,占总收入的70.4%,导致去年亏损同比增加107%。不断扩大的亏损换来的增长,也导致水滴在上市首日破发,跌幅达19.17%。

  根据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水滴净亏损3.7亿元(5650万美元),较2020年同期的净亏损1.2亿扩大208.33%。亏损扩张的泥潭难以走出,导致今天的水滴股价,较发行价跌60%多。

  不仅水滴,电子烟领域的、牙齿正畸领域的时代天使,以及流媒体平台快手都是市场营销费大户。其实营销费用不怕多,怕的是市场上获客成本也在大大增加,导致投资回报比越来越低。据计算,快手2020年单一月活用户的成本在111元,而2021年第一季度月活用户的成本已上升至264元。线上业务为主的快手尚且如此,其他行业获客成本翻倍涨也就不足为奇。

  当然,很多人认为2021年的第一股有点惨,背后的因素主要是大盘以及政策监管影响,但财经作者候乌屮认为,这次是互联网价值回归的转折点。“互联网估值泡沫在2001年曾破过一次,这一次是高估值泡沫第二次破裂。”

  事实也接近如此。《巴伦周刊》曾统计,2020年10只第一股在上市后120日的股价跌幅的算术平均值为13.37%,Tech星球以2021年第一股上市后,年初至今的跌幅计算平均值为-38.5%。

  以今年的行情看,很多第一股还没有探底。某互联网公司高管王峰就在为自己的错判懊悔。在近一个月,王峰在股价6元左右时投资了雾芯科技,尽管其认为暴跌的电子烟第一股已经没什么泡沫,电子烟行业也已经受到政策严控,属于利空尽出,但是雾芯科技的股价还是跌到了4元左右。

  时代已经完全变了,在不出现大牛市的情况下,没人再相信雾芯科技曾创下的5000倍市盈率的故事。在这个新商业股大年,每家曾疯涨的第一股,都会被“割怕了”的投资者重新审视,价值投资回归是必然趋势。

  正如今年一位经常投资第一股,却亏了好多的用户说道,“大环境变了,别在时代的推土机前面捡硬币。”